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 ——世界各地诗人纪念洛夫先生逝世3周年(21首)

作者: | 来源:申博直营网 | 2021-03-19 | 阅读:

  导读:2018年3月19日凌晨,诗人洛夫先生离开了他挚爱的人间,曾经引发全球追思哀悼之潮。今天是他的3周年纪念日,我们从甘建华、王锦芳主编的《洛夫纪念文集·诗歌卷》中,精选21首世界各地诗人的纪念诗作,共同缅怀这位世界华文诗坛泰斗,也是继李白、杜甫、龚自珍之后中国最杰出的诗人之一。


与诗人洛夫迎头相撞

黄亚洲(杭州)
 
二十多年前就知道洛夫先生声名如火车驶过
只是那一年我的姿态是打擦边球
他来杭州,走过断桥
我以残雪目送
 
我总是与他披挂全身的诗韵擦肩而过
有一些节奏会刮擦落地
我曾悄悄捡起,以此矫正心跳
 
由于艺术之外的原因,我总是跟他擦肩而过
也不便与他举杯齐眉
尽管那年头,公款吃喝风头正健
连印月的三潭也竖成茅台
 
我一身轻捷之后,便与他迎头相撞了
他依旧喜欢来杭州,我便用阴暗的残雪
催生白堤的桃花
一半羞愧,一半灿烂
 
我听他朗诵西湖,跟他同台颁奖
我每次都努力邀他合影,企图把他摆成上厥,把自己摆成下厥
也不管树与蚍蜉的忌讳
 
他西去那日,我正在三月的白堤赏花
手机一阵震动,断桥真的断了
 
那一天,许多粉色的桃花过早掉落,成为残雪
那一天,政治再度溶化
三潭列成祭酒
景还在,诗没了
 
◆ 黄亚洲,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得主。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副主席,《诗刊》编委。
 
 
洛夫先生说
甘建华(衡阳)
 
平溪在台北郊区
这是一个矿区小镇
有一条铁路穿境而过
紧邻着我们的新婚燕居
汽笛声时常刺破雨夜的清幽
我们如同隐居的高士
聆听黄鹂在密林中的啼鸣
或者翻开一本书
眼睛却盯着窗外的红杉树
还有悄然盛开的紫薇
 
黄昏时我们在街上闲逛
顺便买点碧绿的青菜
有时也买一包橘子
沿着长长的铁轨散步
朝着前方冉冉下沉的落日
一面聊着朋友们的趣事
一面剥着橘子吃
还把橘子皮朝对方的脸上扔
就这么笑着嬉闹着
挥霍芰荷一般的青春
 
有时半途遇雨
那就撑开油纸伞
共拥着一个温馨的天地
虽然默默而行
笑声却未曾湿过
沿着通往青桐坑的铁轨
想象两只蟋蟀
卖力地震动翅膀
常常被一声冰冷的喷嚏
惊醒伞外的岑寂
 
有时也约诗人们来平溪度假
来得次数最多的
是爱谈道家美学的叶维廉博士
那天韩国诗人许世旭也来了
还有痖弦 楚戈 辛郁 商禽
这是我们玩得最疯的一次
午饭的酒真是好喝啊
壮了男人们的胆
——那么好吧
我们祼泳去!
 
从此 世界上知道了
平溪有一个人迹罕至的深潭
曾经有一个名叫洛夫的诗人
和他的一帮子朋友
摘一片水姜花叶子
像亚当那样遮羞
哦不 十分坦然地
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
 
那是一九六三年八月十八日
我们在千里之外的台岛
开着所谓的风气
或者说敢为人所不敢为
你在家乡湖南衡阳
一个名叫茅洞桥的镇上
呵呵呵 发出了
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 甘建华,《洛夫纪念文集》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地理学教授,中诗网驻站诗人。
 
 
访燕子山洛夫旧居
刘正伟(台湾)
 
诸葛亮催督军赋的脚步声响
传来,他刚从相公堡离开
听说不远处,杜甫还在湘南彷徨
永恒地睡在耒水,上游的船上
 .
诗人甘建华、罗诗斌、夏夏领队
我们沿着你托塘村的童年时光
穿越柚子花香蜿蜒的曲径
来到,红了乌桕叶的天空下
 .
燕子山的大宅院,清末旧屋的老态
已经被时间巨兽吃掉三分之二
你机灵地在阁楼木梯设置了机关
不欲人们窥探,年少的腼腆
我轻触动,撒落一地顽皮的尘灰
 .
杨泗庙,骨头散得只剩一块碑
你幼时天天读书抚摩的石碑
仰天,静静倒卧着长叹
偶尔乌云驰过,却有
雨水清洗被人践踏的颜面
 .
漂木已远,因为风的缘故
灵河,时间带走一切风云
却带不走耒水,日夜滔滔
 
◆ 刘正伟,台湾桃园人。文学博士,现代诗学者。《台客诗刊》总编辑。
 
 
咏荷忆洛夫
秀 实(香港)
 
与你一样,荷花也常植于我的诗行之内
不喜欢众荷喧哗,寻觅那温婉的存在
而满池残枝沉静在蛙噪之中
的景致,如今我竟也流连
(我坚持把“的”字置于分行之前)
 
有人从雾里来,犹疑在一座院落的阶前
长廊尽头的镫仍未亮。我只能等候
浓雾的消散。而荷香却弥漫着
让我守候季节的去了复来
(我不用“灯”而固执用“镫”)
 
如今,池水中可以看到你的脸
那一排排的枯槁,将成为另一道景致
荷塘只有月色如唐韵新声,远去的漂木
漫漶为夜与大海的思念,让衰败也有洛夫之美
(我放弃应用文的称谓而直呼诗人之名)
 
◆ 秀实,香港诗歌协会会长,《圆桌诗刊》《流派诗刊》主编,诗歌评论家。
 
 
落马洲怀想
冯 玉(加拿大)
 
在香港地铁终点站
我见到了落马洲
 
沿着你当年的视线望去
雾气依然氤氲,笼罩着
远方的山峦
 
就是那座山吗?
那望远镜里迎面飞来的乡愁
把你当年的内伤交给了我
 
那匹马走失了
那只白鹭再也飞不回
三十九年前的这片水田
 
就在你驻足的地方
有风轻轻拂过我的发梢
拂过我腮边的几缕清凉
 
烟雨迷蒙
云雾苍茫深处
一群鹧鸪哑声啼叫着掠过
 
恍惚间
犹见你边界望乡的背影
默默走向山坡,漫山的杜鹃
悄然红成一片
 
◆ 冯玉,女,加拿大大华笔会会长,加拿大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
 
 
安厝河晏海清的魂魄
罗鹿鸣(长沙)
 
一朵午荷,在暮色中
垂下了落日一般的头颅
灿烂的余辉
芬芳了海峡两岸
一块漂木,在入海处
淹没了浪迹天涯的骨头
汹涌的泪水
溢出了故乡河渠
用一棵南岳的不老松
向动荡不安的游子致敬
我以一条湘江的涓涓细流
安厝河晏海清的魂魄
 
◆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湖南省诗歌学会执行会长。
 
 
距离
——致乡前辈洛夫先生
欧阳斌(张家界)
 
90年前,你在相市呱呱落地,哭声响亮
我还是硫市的一株小草,遥望人间
作为一县的乡亲,我们隔着37年时光的距离
 
53年前,我在硫市呱呱落地
你已经漂泊到宝岛台湾
作为一国的同胞,我们隔着一条海峡的距离
 
30年前,我青春勃发
在诗歌的天空中,找到了你,追寻着你
而你已经年过半百,去了异国,在他乡的明月中满怀惆怅
作为诗歌的孩子,我们隔着一万里乡愁的距离
 
一周前,正在咀嚼你的诗句
猛然得知你撒手人寰
仰望星空,我知道,从此我们隔着生与死的距离
 
即便隔着生与死的距离,我还是要把你寻觅
我们是两只从衡阳飞出的大雁
你在前面翱翔,我在后面跟飞
你飞翔的高度我难以企及
你飞翔的弧线,是撒落在天空中的诗句
值得我一辈子品味
 
◆ 欧阳斌,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洛夫的思乡之酒
凌须斌(海口)
 
作别衡阳火车站
跨海登上台岛之时
并不懂酒的醇味
 
隔海望乡的日子
渐渐沉寂
梦里依稀湖之酒
 
这酒以家山回雁为曲
以湘江耒水为魂
随隔断的时间而发酵
 
打开《洛夫诗全集》
特有的酒味芳香扑鼻
点点滴滴都是乡愁
 
唐诗宋词元曲之外
还有一杯
洛夫的思乡之酒
 
  ◆ 凌须斌,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石油海南销售公司党群工作处(企业文化处)处长。
 
 
祖国或春天的横截面
张 况(佛山)
 
春天的尾声,突然响起
一行绝句与世长辞的黑色变奏
我仿佛听见喜马拉雅山雪崩的声音
瞬间掠过时间的秃顶
阳光在一阵巨响之后骨折
我看见,跛脚的风
无情吹散一个世纪仅存的呐喊
 
谁都有离开人间的那天
只要带着乡音上路
那就还有回到故乡的可能
高寿九十,不是坎
但海峡浅浅的一湾刀锋
却划断两个主义一脉相承的执念
隔岸相望的白发
究竟还要销蚀多少代人的怅惘
才能真正填满这截血缘梗阻的盲肠
 
衡阳雁去,那些比永别更隽永的表达
如今只留下两岸“九二共识”之后的
十四亿双脚印,如天眼
望断祖先万物并育的遗训
 
耒水是母亲最难割舍的一条支流
作为上辈子就开始爱国的诗人
我真不愿看见,上面无辜的漂木
是一根永远无法抵达彼岸的乡愁
 
◆ 张况,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协主席。
 
 
木在诗中飘
施 玮(美国)
 
“在涛声中呼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追到千帆之外呼唤你回来
你的小舟已融入天外的纯白
 
你是一段失了根的木
为了海洋,暂时告别故土
 
从此,只能从望远镜里
看那……
看不见,也看不清的故乡
 
你的双手暖而软
笑容是我想象中父亲该有的
 
魔幻的诗意出自童心赤子
你用诗句,吊着些读诗的心
不能落入腐土与死水
 
可是你终究没能游回故地
三千行的诗河载不回游子孤舟
 
飘木,把根系植入《创世纪》
用想象完成了光合作用
 
◆ 施玮,女,祖籍苏州,生于上海,现居洛杉矶。神学博士。诗人,作家,画家,学者。
 
 
缘悭一面
——怀念洛夫
舒 然(新加坡)
 
那个春日众荷喧哗
沉痛的噩耗如风来袭
诗魔陨落,瞬间
石墓之门重重地关闭
 
也是因为风的缘故
熄灭的蜡烛再没有复燃
就此缘悭一面
铸成今生难忘的遗憾
 
想您题赠的“以诗为铭”
力透纸背,温情犹在
您倡导的“新丝路、新诗路”
依旧激荡澎湃
 
一条诗歌的纽带
牵动狮城的期盼
一本垂注的诗集
翘首温馨的会面
 
魔歌唱晚,漂木已远
惟铿锵的华采遗留人间
杜鹃泣血,诗界同悲
而那人恒在烟雾中
 
◆ 舒然,女,江西赣南人,曾居北京,现居新加坡。诗人、画家、武术家、收藏家、艺术策展人。
 
 
洛夫爷爷的微笑
甘 恬(上海)
 
似乎未见过谁的微笑
如他 一朵午荷
有魔歌的忧伤
也是花开升起的禅
 
禅的南岳 风的石鼓
漂木萧散的墨迹
微醺时得真如
?似雾中水汽般洇润
 
秋风庭院 最后的王者
他背负着双手 伫望
燕子山的云霓
定格——笑容比婴儿香甜
 
◆ 甘恬,女,英国杜伦大学商学院硕士。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春天奔涌而至
刘大伟(青海)
 
你提起笔,衡阳的花就开了
那些流动的红,摇曳着
春天细细的腰肢
连遥远的青海湖也禁不住
推开飘雪的三月
在你浓浓的笔墨里
一笔一划,开始动容
 
我看到冰块碎裂
大面积的放纵与收敛
从你笔下蔓延——
寂静的春意取不走喧哗的人声
“不懂就让他们去不懂”
不懂,为何你身后的花海与圣湖
荡起了久违的笑容
 
  ◆ 刘大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兰州大学文学院在读博士。
 
 
虚构的远行
法卡山(衡阳)
 
其实,您一直坐在燕子山的老屋
以炊烟写诗。乡音是黄昏时归乡的小路
母亲举着火把找寻丢失的童音
时间噤声,秋蝉的喉咙开始长苔
 
在燕子山,我请求雨水与我一起恸哭
请求端午的诗神重返人世的青砖瓦屋
在春天,播种稻子、石榴,以及子规的
啼鸣。在秋天,坐在牛背上,诵读耒水的
晚霞与秋风
 
但今天,我木讷无言,如悲伤的火山
打开诗篇,抱紧漂木上之天涯美学
以及雨水、落叶、泪滴与香火
在这个阔大的春天,天地彻底衰老
而您那雪的名字,将在诗神的族谱上
亘古不化
 
◆ 法卡山,本名罗诗斌,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理事,衡阳诗歌学会副会长,衡南洛夫文学艺术馆馆长。
 
 
那一年,那盏灯
但继红(日本)
 
那是1999年秋天
我们曾擦肩而过
为了去找女书店
错过了与你见面的机缘
其实
我是借此逃遁
某种不善言辞的尴尬
 
好一位世纪大诗人!
知道你的名字是在青海
荒原中长大的少女
浪漫地读着你的诗
想象着台北
那位远方的诗人
以怎样雄健的姿态
走在民国风的内湖街头
 
我从东京来
疾步走在101大楼
阴郁却温暖的暗色里
周围满是女权敏感的话题
洛夫洛夫
我想问你的那一盏明灯
在1999年是哪一盏
我想拿来献给你
祭奠你的诗魂
 
  ◆ 但继红,女,生长于青海西宁,毕业于青海师范大学,现在日本神奈川某大学任教。
 
 
以诗歌报之人间的,当以诗歌回报之
刘雅阁(北京)
 
世间只有一个洛夫
而纪念却有千种万种
海内外的诗文像飓风一样刮来
我采撷着每一个文字
而每一个文字都是一朵花
朵朵编织成春天的花环
佩戴在你的胸前
 
你曾在字里行间安排宇宙
你一挥手,群山奔走
你一激动,山河咆哮
你一唱歌,果树在风中受孕
太阳的温度,就是你额角的温度
江河的奔腾,就是你血液的奔腾
 
你生而为人,因诗成魔
你是万物的化身
你是海和海之外
你是云和云之外
你是醒和醒之外
你是山色和山色之外
你是洛夫和洛夫之外
 
你说春天走
说走就走
便在一瞬间进入永恒
你走后
我们以千万篇诗文为你送行
以诗歌报之人间的,当以诗歌回报之
 
◆ 刘雅阁,女,诗人,作家,人人文学网主编,中国诗歌春晚形象大使。
 
 
在故园心诗歌讲坛旁听
——写在2012年洛夫最后一次回乡之际
陈学阳(衡阳)
 
因为风的缘故,乡愁复发了
漂木顶着满头的秋霜
以融雪的速度奔回
第一声啼哭惊醒的燕子山
盛满诗的行囊
袅袅的炊烟
捡回门前散落的记忆
 
温热而饱满的双手
紧握滚烫的乡音
传导温哥华雪楼的思念
相市烧饼久久粘在唇间
柔软的滋味
呛呛的咳嗽
眼泪刷地撕开了伤口
 
那一溜山脉,那一条河流
那一座城,那一群人
都在赶赴一场文学盛宴
聆听诗魔的跫音
走过云集,走过耒河
在故园心诗歌讲坛
守望世界最魔幻的脐带
 
◆ 陈学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会员,衡阳市诗词学会副秘书长。
 
 
与洛夫共饮
萧 萧(新西兰)
 
今夜不邀李贺,不约醉死唐朝的酒鬼
只邀约你,华发三千丈的火,边界望乡的
雁鸣,始于石室的一截漂木
以高于大雁的炊烟,寄自故乡
盖上一枚月亮的邮戳,邀约你
乘千里以外的风,一截漂木送我
一座大海。在水上等你,用火来思考
你烈焰中的乡愁,我必灼伤
你掠水而过,我必在灰烬中等你
火已烧成灰,幸好有风站起来
在夜色里,说出你归来的方向
归来,必有惊雷,敲打我的柴扉
我开门不见山,唯有众荷喧哗
你仅取一朵,致我千年内伤、久治不愈
 
请坐,你坐于风中,风便有了形状
李白的侠气
李贺的意气
王维的静气
你归来,做故乡月亮的主人
你坐下,整个夜色下降一层
我隐于荷叶,迎接你的推敲
成为异想天开的意象,在纸上跌宕起伏
把你的石室搬来,做我们共同的故乡
放养一座山、一条河、一朵云
一片老屋檐上的月光
剪不断理更乱的,一缕炊烟
并以此疗伤,颐养天年
 
来吧,用你的左手,我的右手
打开一坛陈酿的湘江
凉拌一碟你的诗歌,下酒
干杯!干杯!干杯
今夜,我们月下共饮,喝醉万物
唯有离愁独醒,在我体内隐隐作痛
湘江走失的两滴水,在杯中
汇合,新酿一条波涛汹涌的乡愁
在《新华字典》里一泻千里
在眼眶里决堤,充满浪淘尽的酒杯
今夜我们相见,两岸已无岸
阴阳无间,我们之间没有缝隙
除了时间之伤,一切辽阔无边
 
◆ 萧萧,本名肖建军,衡阳人。资深媒体人,导演,编剧,制片人。
 
 
倒春寒
呢 喃(德国)
 
前年三月十九日
与老爸艰难说再见
从此铭记在心
三月的春寒料峭
春天比冬天更严酷
 
今年倒春寒
台湾诗坛“诗魔”
洛夫先生吟诗离去
他以诗意魔幻
穿透我的三月春寒
 
  ◆ 呢喃,女,本名倪娜,德国华文作家、诗人,《德华世界报》主编。
 
 
诗泪
——敬悼洛夫
王 勇(菲律宾)
 
宇宙最沉最重的
一滴泪,落下来
砸中你我的眼睛
把眼睛击成汪洋
 
  ◆ 王勇,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菲中友好协会副理事长。
 
 
以语言的碎片祭奠
——悼念洛夫先生
雪 阳(澳洲)
 
那一年在大连,我们互不相让
人与石室,到底谁先死亡
后来在大理,你我不谋而合
诗唯有诗,是东方擎天的漂木
诗与魔,到底无理还是无我
微笑如此之大,仅仅小于沉默
因为风的缘故,你乘风归去
顶着一片永不落地的白雪
 
◆ 雪阳,本名杨善林,安徽怀宁人。哲学博士,澳洲《酒井园》诗刊总编辑。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520我爱荔”原创诗

    以“520我爱荔”为主题的原创作品,必须是作者本人原创未经公开发表的诗歌或散
  • 保罗·策兰与我们这个

    在王家新看来,策兰在奥斯维辛后的写作称得上是一种“晚词”(Spaetwort)的写作
  • 著名红色诗人桂兴华浦

    桂兴华向浦东图书馆捐赠了长诗《兴业路》的修改稿。尤其是那几张写着迷迷糊糊
  • 申博直营网

    吉狄马加在致辞中表示,今天对于所有热爱诗歌的读者朋友们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站内搜索: 申博注册登入

Copyright ? 2004-2021  sbzyw.sb02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 777老虎机游戏 盛618登入 申博app下载
申博现金网 太阳网上娱乐登入 太阳城亚洲注册 www.183msc.com
申博棋牌游戏 咪牌百家乐 申博娱乐网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申博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游戏下载
申博现金网 申博电子游戏 澳门星际赌场 菲律宾太城申博